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个问题,实在问的让凤钰心下有些无语。

    说这个武德候不聪明,他还真是有些像笨蛋!

    凤钰眨了眨眸子,实在有种谈不下去的冲动,不免反问了回去,道:

    “那武德候以为,为何太子时彦为什么会答应我母皇的要求,前往凤锦和亲?”

    武德候对这一段对话,实在也是有些无奈,不免老老实实地开口回答道:

    “太子之错,自然要太子来担。他是怕凤锦出兵,亦怕被废黜太子之位,故而才会如此。”

    凤钰点了点头,但言语上却是毫不留情地反驳了回去,冷笑一声道:

    “既然如此,那武德候不妨好好想想,他时彦在凤锦可是红楼楼主,甚至于是敢谋划刺杀我凤锦陛下的罪魁祸首。以他的性以,会是那种宁愿去和亲,蒙受莫大羞辱的人吗?”

    “明明知道前往凤锦是死无葬身之地,以女皇陛下的性子是定斩不饶,他还会亲自前往吗?”

    凤钰一席话点醒梦人,武德候再次被深深折服了去,他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皇太女殿下此意,莫不是,莫不是太子根本就没有前往凤锦?”

    凤钰瞧了一眼总算是脑袋开窍的某人,耸耸肩,不置可否地开口道:

    “武德候答对了,如果本宫猜的不错,如今的太子时彦想必是在边境。”

    “前往凤锦和亲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以退为进,用来迷惑武德候,堵住整个辉夜的悠悠众口,进而缓解来自凤锦的压力。”

    “依照本宫得来的消息来看,很可能这件事是时荣已经默许的。”

    如果说刚刚的话,已经足够让武德候惊惧了,那么,现在他才更加觉得自己在太子时彦里,根本是菜鸟一只,竟然连如此计策都不曾看出来!

    若是一切真如眼前这个皇太女殿下所说,那么他恐怕早就被列为除去的对象了!

    毕竟,陛下若是暗站在了太子时彦一边,那以后,他如何还会有一席之地可存?

    武德候只觉得这样一番商谈之自己完全处于劣势,但事情已然到了这种地步,他还是不得不开口问道:

    “那不知皇太女殿下,何以见得陛下已然站在了太子时彦那一边?”

    凤钰听此一问,实在不知该对眼前这个看似挺有谋算的武德候智商说些什么好。

    她都叭叭叭说了这么多,都没能真正让他脑袋开窍嘛!

    这,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不过心虽然如此想,凤钰面上却是不露声色,轻笑一声开口道:

    “那武德候好好想想,为何这太子时彦在明面上前往我凤锦和亲了,陛下却不说取消他太子的封号呢?”

    “一个去凤锦和亲的太子,对整个辉夜不说是奇耻大辱,就权当是可以接受,但既然入了凤锦,又如何做得这辉夜的太子呢?”

    杨雄听着这太有道理的话,实在想不出来该去如何反驳,瞧着凤钰那自信而又无畏的目光,他终究还是服软道:

    “皇太女殿下一席话,于杨某而言,可谓是醍醐灌顶!”

    “既然情形已经如此危,杨某自然是愿意和景王殿下乃至皇太女殿下合作,只是不知皇太女殿下有何谋划?”

    初步达到了目的,凤钰轻笑了一声,望了一眼始终静坐不语的少年,才淡淡地开口道:

    “如果本宫猜的不错,你们的陛下是不可能让五年前已经抛弃过一次的皇子登位。”

    “今日的封赏,也不过是看在凤锦面子上放出的一个迷惑之语罢了!”

    “所以,想要助时景登位,只有一个办法,而这个办法,想必武德候也应该心知肚明吧!”

    凤钰话都说到了如此份上,武德候素来有野心,在这点上还是很快猜了出来,道:

    “殿下是说谋反夺权?”

    凤钰打了个响指,面色毫无波澜,悠闲自在地开口道:

    “是的,武力夺权!”

    “自古成王败寇,这所谓的历史也不过是胜者所书写,武德候何必在乎那么多的虚名?”

    “走正常的道路定然行不通,既然本宫敢来,势必就做好了此种准备。”

    “虽然凤锦兵力对雪城鞭长莫及,但财力和威慑力却不容小觑,更何况如今本宫亲至,定然不会让武德候失望!”

    看着凤钰如此卖力的劝说,听着这些已经算是大逆不道的话,武德候心那叫一个复杂,他微微瞥向明明该是主角却始终不曾不言语的时景,反倒是开口询问道:

    “景王殿下以为如何?”

    时景抬眸看了一眼武德候,面色平静,语调却是带着数分的嘲讽,道:

    “本王的父皇,何曾对我这个儿子真心相待?”

    “五年前他可以轻易舍弃本王这个的儿子,亲眼看着本王的母妃被迫自尽,那五年后,本王也没必要留情。此次回归凤锦,本王为复仇,也为生存。”

    “更何况,本王若是不如此,凤锦大军不日便会压境,数十年来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
热门推荐: 六零年代好妈妈陆鸣至尊神殿至尊神殿陆鸣陆鸣陆瑶战龙归来林北校园文女配的自我修养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心上人功名路(科举)我很有钱呀凰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