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星星,起床啦!”

    “星星,星星?”

    到了上工时间,安然如常到顶层叫自家艺人起床。按了好久的门铃,却一直没听到回音。

    祁星辰睡眠浅,每天都是按一两下就会迷迷糊糊来给她开门。安然越等越急,怕走太晚耽误拍摄,顾不上男女有别,赶紧拿自己门卡刷开门。

    进屋她直奔卧室而去,只见床上鼓起一大团,她要叫的人将自己全部闷进了被子里。

    怪不得听不见。

    安然怕吓到他,蹲在旁边轻轻唤他:“星星。”

    没有动静。

    “星星,再不起床商导要骂你啦!”

    对方终于给了反应:“唔”

    不对,这声音好像很虚的样子。

    安然敏感地听出些问题,心想还好祁星辰没有裸睡习惯,小心翼翼掀开被。

    看到被子下那人的刹那,吓了一跳!

    ——祁星辰抱着自己蜷成一团,脸色潮红,嘴唇青白。仔细看,能发现他身子小幅度颤抖着,棉质睡衣后背已经被汗浸湿一大块。

    安然伸摸摸他的脑门好烫!

    他发烧了!

    安然赶紧推推他,“星星,你稍微清醒一下,我这就找老秦送你去医院。”

    “没事,”祁星辰感觉出自己大概生了病,否则不会这么冷,“我吃点药就好。”

    “不行,你必须去挂水。”安然从衣柜里扯出一件外套,想替他套上。

    祁星辰咬咬舌尖,疼痛让他头重脚轻的感觉少了许多。撑着臂坐起来,阻止道:“真的不用,今天全是我的戏份。安然姐,你带温度计和退烧药了么?”

    “带倒是带了,不过”

    “麻烦你帮忙拿来。”

    “哎呀,你真是”安然气的跳脚,但看祁星辰一副完全劝不动的表情,咬咬牙,回自己房间拿医药箱了。

    她的房间在14楼,再上来时祁星辰已经换好衣裤。

    他从她接过医药箱,熟练地打开温度计,塞进自己腋下。拿出一张退热贴,贴到自己脑门上,有条不紊的指挥:“安然姐,麻烦你帮我倒一杯温水,一杯热水。”

    温水用来吃药,热水用来发汗,安然按他所说去饮水接水。

    祁星辰趁这段时间找好了感冒药和退烧药,拿到温水后,扬起下巴,八粒药片一次性吞服下去。

    做完这一切,他捧着水杯慢慢喝热水。

    喝下大半杯,寒意褪去不少。他看安然皱着眉噘着嘴,开玩笑道:“担心什么,多喝热水不是可以治百病么,我马上就好了。”

    安然被“多喝热水”梗弄的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完却更加心疼,“星星,小时候没人照顾你吗?”

    “有啊,”祁星辰顿了顿,“但他们更愿意让我独立,所以我很小就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哪有生病都要孩子自己搞定的家长?太不负责任了吧!安然气的不行。

    但她知道自己的定位,她只是祁星辰助理,没立场插人家的家事,更没资格批判人家的家长,皱着一张小脸闷闷不乐。

    “好了,再去帮我接一杯。”祁星辰笑着将她哄起来。

    安然便又去接热水,祁星辰拿出温度计,甩了几下。

    8度5,还可以,等温度,处理得当很快能退烧。

    再喝完一杯热水,身子暖的差不多,他赶紧下地洗漱。拉着安然到片场时,其余人已经到齐了。

    商玉梁边调试设备边打他:“小祁,今天来晚了啊哎呦,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昨晚睡觉做噩梦来着,”祁星辰扯谎,“化完妆就好了,我现在去找化妆师。”

    化妆术不愧是亚洲四大邪术之一,化妆师稍加润色,他脸色立马恢复成之前的状态。一上午拍摄过去,除了脚步有些虚浮之外,所有戏份完美完成。

    午,为了表达迟到的歉意,他点了二十几份小龙虾和沙拉请剧组吃。自己拿一瓶牛奶,回保姆车上休息。

    一上午高强度的拍摄,几乎要将他体力榨干了。他斜靠在座椅上,想放空自己睡个午觉,下午好精神一点。

    结果昨晚那一幕,却不听话地反复在他眼前重播。

    “22号帮你讲完戏,他去我那儿待了一阵子。”

    “要是被媒体发现,我们就说不清楚了。”

    “幸好有你。”

    幸好有你。

    祁星辰忍不住嗤笑,安然分析的居然那么准。

    他出面帮忙澄清,最后成全了柏夜陶桃。

    阳光直射眼睛很不舒服,祁星辰随便拽过一件衣服,蒙到头上。

    所以柏夜去陶桃那里干嘛?

    给陶桃讲戏?陶桃专业演员,应该不需要他吧。

    与老朋友叙叙旧?半夜更进女演员房间叙旧,不方便也不安全吧。

    抑或是像网友评论所说的那样,去找陶桃温存片刻吗?

    其实想来想去,能让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
热门推荐: 至尊神殿陆鸣陆鸣至尊神殿陆鸣陆瑶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我见玫瑰学霸同桌是我死敌上门赘婿岳风全文免费阅读罪城和爱豆隐婚后我竟然红了赵恪苏雨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