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仆人正端着盒子从洛宁殿前往落华宫殿。

    洛宁殿为五皇子的住处,自从五年前喜锦娘娘薨后,五皇子除了平日给太后新帝皇后娘娘问安,便不善于他人来往,甚至越发的逃避现实。

    洛宁殿的一旁便是千阳宫和千福宫。千福宫在西侧,向左望去是一片绿地。从御景苑再向前行十多分钟才到落花殿。而不知是哪位送上这盘景玛瑙串。

    “站住”

    那人一听便立马停了下来,低首道“十皇子,您有何吩咐。”

    十皇子微微掀开了一角向里面瞧去,那玛瑙就这样静静等待着他的欣赏,随手又将那盒子合上。

    “你是二皇子宫里的,你怎么走到我这里来了。”

    那小侍人颔首低语道“十皇子,这是二皇子吩咐奴才要从西侧门走到落花宫,说要沾沾鲜气。奴才不敢忤逆。”

    他瞧见小侍人害怕的颤着声音,便也未多为难。

    “一向如此,走吧。”

    小侍人畏畏缩缩的退下走后,十皇子便立马去了太子宫中。

    太子此时正与解元使在屋中商量事,听蒋侍人说十皇子在外,便中断了谈论,让解元使退下后,招呼了十皇子进屋。

    “弟弟,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我给十皇子沏了茶便退在一旁候着。

    十皇子仰着头望着我,望得我脸发烫。我躲闪他的注视,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太子殿下叫到。

    “老十,老十,你在干嘛呢。”

    他晃过神,抿了口苦茶。

    “我只是忽然记起来,前些日子二哥是不是让人送过一幅画。我我宫里也收到过,想来看看你的画中画的是什么。”

    太子微微一笑,微漾着笑意道“就,就这么简单?”

    十皇子有些不安,但还是稳了稳声气道“当然,不然……。”

    “难道就不想问我关于我和淮兰公主的事吗?”

    我看着太子殿下试探着,我在一旁看着十皇子明想知道太子殿下与淮兰公主的事情又要死要面子撑着。

    “你的事情,我从不感兴趣,你别给我是说啊。我不想听。”他伸手假忙捂着双耳。

    太子起身拿来了那幅画,慢慢展开。

    十皇子这才松了手痴痴的等着那幅画。

    以浓墨重彩涂敷,每一笔每一画间断而粗韧。高山仰止,无流水共匀,别无其它。

    提笔而去,只留高山畏寒。

    “高山畏寒”

    十皇子细细品尝着这副画,神情显而易见的不自然。

    太子侧着身子在一旁欣赏着十皇子的表情。

    “高山畏寒,为什么是高山畏寒?”百思不得解,将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我。

    “夜虫未眠,晨枯而死”我脱口而出到。

    太子殿下点点头道“高山畏寒,不待鸿鹄。”

    “我的画是夜虫习飞”十皇子眼神呆呆的望着我们。

    我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太子,太子并没有对这副画感到惊奇,只是端详着十皇子。慢慢品尝着茶。

    我将画收了起来,按照太子的要求让我放在了暗格最深处。

    “还有,今日我碰见有人去落花宫送了东西,想必又是些讨好的人。”十皇子哼哧到。

    “那你怎么不去?”

    “我去了只会给别人添麻烦,还有别以为你现在是太子了,就可以压制我,总有一天你会输给我。不论什么。”十皇子微微发狠到。

    我不知他们两兄弟是有什么恩怨情仇,望着不成熟的十皇子看着老练的太子,心中隐隐约为十皇子捏了把汗。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不灭战神神级回收:从双生武魂开始道医赘婿天启帝水浒之梁山太子开局套路女帝,获得一个吻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剑神丹帝末世修仙游戏系统无敌嚣张小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