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香紫宫内依旧如初,而殿内长華公主尊贵的躺在紫木制的长椅上,宫女缓缓摇着圆扇略显疲惫又强抻着不敢松懈。

    公主狭长的双眼懒散的瞧着跪在地上的五皇子,他瑟瑟发抖不敢看。

    长发飘散,由浓转淡的长裙托在了地上,仿若仙子般的容貌被衬得极致。

    公主阴沉沉的眼神让五皇子不由自主的心中一凉,将身子极尽贴在地面上,伏作一副趴儿狗。

    像是要窒息一般的气氛,五皇子大气不敢出。

    “老五也不必如此拘束,姐姐我又不吃了你”

    “我,我不敢”

    话刚说完,公主起了身佯装着笑意,摇摇晃晃的要去扶。

    五皇子还未待她伸手便跪着向后处退了退,似乎有意躲避。

    被拒绝在一边的公主笑而僵硬的收回了手。

    “到也好,小心点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转而笑着背过身去,朝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识趣的退下去。

    听公主这一笑,五皇子心里便更是发麻,深怕公主一不悦,那吃人的眼神,令人害怕的嘴角划过一丝惋惜便将他丢入蛇笼里去,背后不禁一丝凉意。

    “公主,叫我来是有何事?”

    公主在他周围开始踱步,眼睛开始在他身上周旋打量。点点头慢慢微笑着。

    “沉寂了这么多年你难道就不想拼一把吗?”

    五皇子心中不知公主说的什么,神情恍惚的看了一眼,低着声音道“我愚笨粗拙,不知公主说的是什么”

    公主谨慎的瞥了一眼五皇子,见他一副听不懂的样子,脸上阴森森的笑容依旧。

    “我记得自从回宁妃逝后,父皇便再也未去过洛宁殿,说可怜又不可悲,你可是这宫里第一位不与母妃分殿的皇子,倒是父皇心里念及回宁妃和你五皇子”

    语罢,五皇子并未再说什么,眼中满是哀怨,脸上拂过阴冷的神情。

    他始终记得自从母妃去世后,再也没被召见,也只有遇到寿诞节假才偶见父皇一面,这奢侈的一面哪怕只是父皇扫视而来的一秒。

    “父皇只是公务繁忙,我也不好打扰父皇”

    公主哼了一声,表情略微不扬。

    “父皇只是不待见,有什么理由为他开脱的。连平日的赏赐也不得见你宫,太子府的后库房都被挤压的满满当当。”

    公主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眼神落寞的叹了一口气。

    “当年父皇一条白绫赐死了回宁妃,而现在想起来回宁妃也是太在意父皇才……”说完,公主装模作样的哀哀摇头故作伤心。

    “你,你说什么?”五皇子扬起身音量稍提高了几度。

    “我母妃是心悸发作”五皇子在一旁极力解释到。

    “那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吗?他还真的没有看到过。

    心中不免有了各种疑问和杂虑。

    “我,我,他告诉我母妃心悸突然,不治而亡”五皇子回想着当晚的情景,浮现在眼前的过往刺激着他的头脑。

    你看到了吗?我看到了吗?为什么我不敢看。

    “啊”五皇子头痛欲裂。

    “你母妃死得好冤啊”公主在一旁添油加醋着。

    他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想着自己母妃,自己的父皇杀了母妃,心中万般痛苦。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不灭战神神级回收:从双生武魂开始道医赘婿天启帝水浒之梁山太子开局套路女帝,获得一个吻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剑神丹帝末世修仙游戏系统无敌嚣张小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