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她不知道姐姐已经尸抛荒野,她说那件屋子是姐姐回来住的,那破洞的窗户还没有修好,姐姐说等她回来在修。

    那扇窗户早已破了好大一个洞,挂在窗外的铃铛还被风吹得叮叮作响。

    她将姐姐给她的酥糖用一层又一层的油纸包裹好放在柜子深处。

    “老鼠最近多了许多,姐姐说要把吃的藏好”她一脸纯真的打开那裹了一层又一层的酥糖,摊开向我伸来。

    “甜到酥牙,姐姐说不能吃太多会牙疼”她说到牙疼,立马伸手扶面做了一个牙疼的表情。

    我拿起一块含在嘴中慢慢化开,苦苦笑到“嗯,好甜”

    她也拿起一块含在嘴中,美滋滋的吃着。

    “姐姐最近还好吗?”

    我点了点头,手指不停的扣着,我犹豫的摸了摸她的头,素衣寒面,连钗在头上的簪子也只是随便拾来的细棍。

    她以为我好奇她的簪子,立马伸手取了下来道“这是桃木枝”她难为情的笑了笑。

    “挺别致”我安慰到。

    而这时,她的眼睛慢慢注意到我的有些悲桑的表情,低着头问到“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

    “你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门外忽然飘过落叶,那风穿过林间扑面而来,扫乱了我的头发。

    “我确实有事要告诉你,只是…”

    “你说吧”

    我犹犹豫豫,玉口难张。

    “你,你的姐姐,她前几日走了”

    她看着我的眼睛,“走,走哪里?”

    我实在不忍心,撇过头不敢望着她又说到“死了”

    “死,死了”她哑着着声音到,颤抖的手停留在半空,眼睛里的泪慢慢涌出,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节哀”

    她征的一下,慢慢回到屋中翻起了柜子,拿出一面手帕绣有并蒂莲的样式,机具想要将手帕塞进心窝一般,狠狠的抽泣。满脸泪水,低声哭泣,她累了,静静的看着屋外,眼神空洞无力。

    她本就单薄的身影因为伤心变得更无助,她将头深深的埋在臂膀之下,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的右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柔声道“你姐姐临死前说,如果她没有回来就不用补那扇窗户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姐姐”她掩面而泣。

    伴随着她的哭声掺杂其他“我,我知道,姐姐在宫里做事,可是,为什么姐姐会死?”

    “因为你姐姐害了无辜的人,所有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此话一出,她仰着头极尽力气向我大声的哭喊到“我们也是无辜的人,为什么他们不付出代价,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姐姐”泪珠大颗大颗洒在衣裳。

    “坏人会受到惩罚的”

    她攥着衣袖又哭了起来,苍白的脸挂着两条泪痕,声音逐渐嘶哑。

    数十分钟后,她哭累了,眼泪也挤不出一滴了,模糊的双眼疼痛的脑袋,让她越发疲惫。

    我扶着她回到床上,她哑声咳嗽,红肿的双眼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只看见有一盏烛光还在微微亮着。

    休息片刻之后,她才恢复了一些力气与精神,半撑着身子寻水喝。

    我急忙递上一碗水,她接过后抖着手有气无力的喝着。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不灭战神神级回收:从双生武魂开始道医赘婿天启帝水浒之梁山太子开局套路女帝,获得一个吻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剑神丹帝末世修仙游戏系统无敌嚣张小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