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雨又下了起来,风肆掠的狂扯着我的衣服,我在黑夜之中奔跑,狂啸的风声在我耳边不停警告推着我不断向前逃窜。身后是无尽的追逐与杀戮的恶魔,狂笑着撕裂空气中鲜血的流动的美感。

    我心脏像要蹦出来,胸膛起伏激烈,口中不断干呕着,还好,他们还没有发现我躲在这里。

    风声越来越高,残影之下是冰冷的水光,他们喘着粗气从我上头骂骂咧咧的搜寻着我的踪迹,我捂着嘴防止细微的气息也被老狐狸嗅到。

    待他们渐渐远去,我探出脑袋沿着石块窥去,只有朦胧的残夜。

    我快速平息,咽下一口气,手腕上的伤这时疼痛得厉害,鲜血一滴一滴将石块点染,宛在黑夜开出一朵红色的彼岸。

    撕下一段衣袖将伤口草潦包扎,勉强撑起伤痛胡乱的捧起地上的水泼洒在石块上,将血迹清洗。

    我跌跌撞撞的抬着胳膊趁着风声还未平息急遂的赶回了胡府。

    我轻轻撕扯开伤口上的布巾,凝固的血液将它与伤口粘连,撕扯一次便是疼痛难忍,额上汗珠大颗大颗的冒起,咬着牙齿抖动间挤出呻吟声。

    这时,不远处有一阵脚步声穿过,我急忙吹灭灯暗下屋子。

    屋外稀稀疏疏的听见有人掌着灯停在外面。

    “噔噔噔”迟缓而刺耳。

    “公子,公子睡了吗?”

    听着声音,多半是那胡县令身边的老头儿,王管事。

    许久不闻,他有抬手重重的叩了三次,还未等我回答,他立马叫人将我的门撞开来,想要将我抓个正着。

    闻声赶来的胡开熙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王管事拿着粗棍站在门口。

    “哎呀,你们要干嘛?”我惊叫出来,立马扯了一件衣服裹在身上,我还没来得及穿鞋子便吓得急忙起身,颤抖着站在冷风中。

    王管事一脸谄笑的向我低了下头道“公子,多有得罪了,是我们府上进了贼,想看看是否在公子屋中”说完,还未等我辩驳,他就招呼了几个人在我屋子里翻来翻去,将我的衣服行囊一一翻看,连床底也未放过。

    “王管事,你这是干什么呢?我怎么没听说有贼进来了”胡开熙一边说着一边进去阻拦到。

    “少爷,这也是为了惊扰夫人和少爷你们,所有一律外者下人都要通通搜查,这是老爷的意思”说完,又开始乱翻着。

    “他不是外人,他是我师傅,你如此无礼,小心我告诉我娘”他生气的说到。

    王管事并未因为他幼稚的威胁停下,他们搜查着,见到并无不妥,慢慢走到王管事面前摇头晃脑摊手作罢。

    正当我松懈时,从门外进来一个老者挂着烟袋身上的烟味重重的充斥着。

    他沉重而细长的眼睛抬不起似的不知在看向何处,眯着眼睛从空气中闻到一丝血腥,眼睛忽然变得锐利,就好像狐狸猎杀了一只小兔子。

    这时,所有人都扬起鼻子闻着,只闻到他带来的烟味便是一无是处。

    我冷笑着左右假嗅着,掩着鼻子咳嗽道“只有一股烟味,好呛鼻的”说着慵懒的向他那边扇了扇风。

    “习惯了”他回答到。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不灭战神神级回收:从双生武魂开始道医赘婿天启帝水浒之梁山太子开局套路女帝,获得一个吻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剑神丹帝末世修仙游戏系统无敌嚣张小弃女